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鲜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嫡女之嫣入心妃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 默溟,去查...千悒寒!

嫡女之嫣入心妃 | 作者:今生愿 | 更新时间:2020-01-15 18:56:07
推荐阅读: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纯肉np高h)-v文快穿之荡妇复仇系统(np)-v文激情晨间剧(快穿甜宠1V1)H-v文快穿之肉糜糜烂-v文【快穿】其实我是个纯洁的姑娘-v文最强小叔快穿:男主,开挂吗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极品女仙婚途不知返
    良久,叶倾嫣有些沙哑着说道“我想静一静了”。

    她转身向屋子走去,淡淡道“默溟,将这床被褥扔了,把巧儿葬了”。

    默溟点点头,对景心语说道“景郡主请回吧,我家小姐要歇息了”

    默溟心中也不免无奈。

    少主

    终究是没要了景心语的命

    此事,便是准备就此揭过了

    景心语没有理会默溟,而是泪眼涟漪的看向了千悒寒,却见千悒寒直接起身,脚下微动,便一跃而起离开了叶府。

    景心语垂下恨意难消的眸子。

    看来王爷也对自己心生嫌隙了

    叶倾嫣

    你给本郡主等着

    今日之辱,我定加倍拿回

    千悒寒走了,景心语也懒得再装模作样,她看了眼跌坐在地的常文书,冷声道“还不走么”

    说完也离开了叶府。

    常文书听后立刻爬起身来,追着景心语跑了出去。

    “郡主等等我啊”

    她是真害怕千悒寒去而复返,再将她们这些人全杀了。

    叶成连见此,本着独善其身,便也悻悻的走了。

    袁巧悦叹了口气,看了看默溟道“嫣儿这境地太过悲惨了默溟,若有事,你一定要来袁府寻我,切不可让嫣儿自己挺着”

    说完袁巧悦垂着头,一脸心疼的离开了叶府。

    倒是默溟,一脸的莫名其妙。

    她家少主子

    悲惨

    悲惨

    别人不悲惨就不错了好么

    她家主子将少主宝贝的跟眼珠子一般,平日里,吃穿用度哪个不是稀世罕见之物,若不是少主子非要亲手报仇,主子抬手之间,丞相府已经化为灰烬

    她家少主子到底哪里悲惨了

    至于那景心语,这样心思毒辣的好友不要也罢,即便是有一天她跪着来求少主子,要与少主重归于好,她家少主子还不稀罕呢

    袁巧悦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她家少主悲惨了

    默溟撇撇嘴,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首。

    她才悲惨呢

    她看了看孟玉,眯着眼睛,杀意渐渐显现。

    敢污蔑她家少主

    死有余辜

    又侧头看向巧儿。

    至于巧儿

    那日便是她鬼鬼祟祟的溜进了房间,偷走了少主的白玉簪子

    殊不知,一切都被她尽收眼底,当时没有将她抓住,不过是要看她,到底要做什么罢了。

    巧儿从房间偷出了簪子后,便交给了孙姨娘,而孙姨娘嘛

    便是等着景心语派人来拿

    默溟早就从孙姨娘那里将簪子掉了包,换了一个样式差不多,做工和玉质却相差许多的簪子。

    而后,果不其然,景心语其实一直与孙姨娘联系着,而孙姨娘虽不知她是谁,可为了对付叶倾嫣,便一直在按照她的指示做事。

    景心语拿到簪子之后,便交给了百木,对百木说这是她的簪子,言语中稍加暗示和利用,百木便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将那簪子放回了自己的住处,最后被景琰帝搜了出来。

    一切都是景心语的预谋,却皆在叶倾嫣的掌控之中。

    默溟面色渐冷,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葬

    仍乱葬岗算了

    入夜。

    空旷的房间之中,一名男子正站在窗前望着皎洁月光,只是那紧蹙的眉头不难看出,他心下十分着急。

    不多时,一名黑衣男子走来,恭敬道“主子,失败了”

    那男子猛然回神,眼中戾气浓重。

    “又失败了”

    黑衣人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硬着头皮道“是,仍是与前几次一样,无一人生还”

    许久,那男子才渐渐平息怒气,冷声道“还是无法确定他身边有几名暗卫”

    那黑衣男子只好点点头道“是”

    他们已经派出百余人去刺杀千悒寒,前前后后一共七次,一次比一次派去的人多,可仍然是无法伤及千悒寒分毫,当真是见了鬼

    传说千悒寒运筹帷幄,战场之上叱咤风云,百战百胜。

    否则也不会在八年前,以那般雷霆之势便

    灭了两国

    想起八年前,这黑衣人仍是脊背发寒。

    对于大徐和凌祁,千悒寒就是一个噩梦,一个永远也醒不来的噩梦

    可对于千悒寒自身的武功

    外界却是毫无传言

    谁也不知千悒寒武功如何。

    只是

    既然没有传言,想来就不会太过高强

    像那溟幽谷的君斩,武功登峰造极,轻功出神入化,神龙见首不见尾,自然是早已人尽皆知。

    太过出众的话,根本就瞒不住

    所以想来,千悒寒应该是武功平平。

    况且,千悒寒在景琰也有些时日了,出手虽然不多,却也不难看出,武功虽然不俗,却万万没到绝顶的地步。

    可为何他们多次派出数十名高手,就是杀不了他呢

    那黑衣人说道“主子,依属下之见,千悒寒权势滔天,自然惜命段是不可能如他所言,只带一命暗卫来景琰的”

    那千悒寒口口声声说只带了一名暗卫前来景琰,可前些日子,还不是又蹦出了个神医墨问

    见主子并未发怒,黑衣人继续说道“况且,千悒寒随身带着墨问,便足以说明,他十分珍惜自己所以属下以为,他应当是武功一般,可身边定然不乏高手随身保护,什么只带一名暗卫,分明是糊弄人的”

    那男子听后微微点头,倒也觉得有理。

    若千悒寒身边当真只有一名暗卫,如何他派去了这些人,千悒寒还能完好无损呢

    想来,全是假的

    若真是如此,那么对于千悒寒,他还需,从长计议

    第二日一早。

    叶府。

    默溟进来时,叶倾嫣已经起身坐好。

    “少主,今日可要出去逛逛”默溟笑道。

    叶倾嫣抬眸看向默溟,缓缓说道“默溟去查查千悒寒吧”

    默溟徒然一顿。

    惊讶的看着叶倾嫣。

    去查

    千悒寒

    “少主您您要查凌祁摄政王”默溟仿佛不相信似的又问了一遍。

    叶倾嫣微微点头,轻声道“我要知道千悒寒所有事情”

    在默溟惊愕的目光下,叶倾嫣咬重语气道“但凡你能查到的”

    默溟愣住,那表情比哭都难看。

    千悒寒,哪是那般好查的

    若要详详细细,事无巨细的全部查到,想来是根本不可能的

    许久,默溟才点点头,说道“属下知道了,少主”。

    叶倾嫣听后便转头看向窗外,并未做声。

    神色难辨。

    默溟却是暗暗叫苦,我的少主子哎,您查谁不好,非要查千悒寒

    您这不是要了属下的小命么

    景琰皇宫。

    景琰帝最近几乎被叶倾嫣的事情闹的头晕脑胀,每日担惊受怕,生怕她哪日死了或者是被毁了。

    那般的话,千悒寒的怒气,可不是他能平息的

    而如今,终于是有一件喜事让他能喜上眉梢了,也难得的开怀大笑了。

    此时,景琰帝正含笑的看着下首的穆司贤。

    原因是,四皇子妃田姗,生产了

    昨夜里,田姗生下一名男婴,今日一早,穆司贤特意入宫请景琰帝赐名。

    要知道,这可是景琰的第一位皇孙,也是景琰的皇长孙

    景琰帝龙颜大悦,将钦天监的人也传来了,最终赐名,穆宁安

    有宁和安乐之意,也有宁国安邦之期

    可见景琰帝对这位皇长孙有多喜爱。

    当日早朝,景琰帝便下旨,举国同庆,三年内减赋税一半。

    叶倾嫣得知后倒是诧异,从上次宫宴,景琰帝对她的所作所为,便可以见得,这景琰帝品行不端

    如今看来,为君之道却是尚可。

    倒还设身处地的为百姓谋一些利益。

    想起上次之事叶倾嫣苦笑。

    上次宫宴,她装作中了催情药去休息,叶兰雪本是想让孙祥帆毁她名节,可来的人

    却是景琰帝

    还真是要多亏了她的好友,景心语呢

    那日景心语也发现了她的不同寻常,更是知道叶兰雪对她一向不安好心,可明明知道,景心语还是任由叶兰雪将她关进了屋内。

    凭借景心语的聪慧,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叶兰雪是在设计自己呢

    她相信了叶兰雪的话转身离去,不过是误导叶兰雪罢了,而转眼,景心语便将自己中催情药的事,告知了景琰帝。

    景心语儿时时常在宫里住下,陪伴太后,和景琰帝也十分熟悉,景琰帝是什么为人,景心语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她装作随意的透露给景琰帝自己的状况,无非是怕叶兰雪找的人不够势大,无法成功罢了。

    而此事若换成景琰帝来做,自然是万无一失

    只可惜,景琰帝的暗卫,遇到的是溟幽谷的暗卫

    而景琰帝,遇到的是自己。

    高下立现

    所以景琰帝才并未得手。

    叶倾嫣苦笑,回顾这几月里发生的一切,景心语一步一步的对付着自己,的确是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啊

    罢了

    既然事已至此,多想无益,恩断义绝罢了

    这几日,举国同庆,四皇子府的贺礼堆积成山,皆是些小孩子的玩意。

    各府上投其所好,几乎将小皇长孙的用度之物送到了成年,四皇子的府管家收礼都收到了手软。

    这一日,穆绍传入宫,直径去了皇后宫里。

    穆绍传是正宫皇后所出,正了八经的嫡出皇子,其实理应被立为太子,只是当朝太后便不是皇后出身,所以景琰帝也并非嫡出皇子。

    而景琰自古以来,也并非是立长不立贤的规矩,所以这太子之位最终会花落谁家,还要各凭本事了

    穆绍传紧蹙眉头,进来后便不悦的坐在了皇后的身旁。

    皇后见此,对一旁伺候的宫女摆了摆手,几名宫女立刻识相的行礼退下。

    “传儿,母后不是说了,凡事莫要表现在脸上”,皇后责怪道。

    她又怎会不知穆绍传为何不悦呢

    无非是那穆司贤生下了皇长孙。

    她也是未有想到,那田姗倒是个有福气的,前些日子她也看过田姗那肚子,怎么看怎么像个女婴,却未想,倒真当是个小皇孙。

    陛下如今龙颜大悦,对穆司贤自然是和颜悦色,偏爱一些了。

    她又如何不气

    这几日宁贵妃那贱人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对她也越发不敬。

    四皇子穆司贤便是宁贵妃所出。

    宁贵妃一直以来都与皇后不睦,穆司贤与穆绍传更是在朝堂上斗的不可开交,这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之事了。

    朝中大臣现在也分成两派,一派辅佐穆绍传,一派辅佐穆司贤,两边可谓是势均力敌,高下难分。

    那八皇子穆渊的身边倒也有一部分追随者,只是他那生母柔妃,生前便不是个争强好胜的主,所以即便她母族薛太傅十分权大,那柔妃也一直柔柔弱弱的,从不争抢。

    而随着四年前柔妃的病逝,薛太傅便就越发少理会朝堂之事了,虽说他官至一品,与陛下年少时有师生之情,可因为痛失爱女,一蹶不振,便就再无从前的意气风发了,终是在两年前退出朝堂,颐养天年了。

    那穆渊也是个不争气的,虽才能不输穆绍传和穆司贤,可奈何胸无大志,倒是风流随意,洒脱不羁,那府中女子比穆绍传和穆司贤的后院加起来都多

    陛下倒也因此斥责多次,穆渊那认错态度可谓是好之后好,可惜,但凡有那主动招惹的女子,他绝对又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久而久之,景琰帝也懒得管他了,左右穆渊怜香惜玉归怜香惜玉,往日里对于朝中之事倒也没出过什么纰漏,景琰帝便就随他去了。

    只是时间长了,众人便就默认,八皇子风流不羁,玩世不恭,并非太子之料

    众人也就不约而同的认为,太子之位会从穆绍传和穆司贤之中选出,所以二人如今斗的是不可开交。

    如今穆司贤又是生下皇长孙,更是让穆绍发心中着急,怎能不上火

    穆绍传此时坐在皇后宫里,蹙眉道“母后,不是孩儿不懂隐忍,只是眼下,他皇长孙都生出来了,孩儿怎能不急”

    皇后责怪道“早就让你快些立下正妃,如今可好了,被穆司贤强在了前头,现在倒知道着急了”。

    以往穆绍传也不是不急,只是田姗这些年来都未有孕,他便以为,田姗或许是不能有孕了

    谁知这么快,便生下了皇长孙。

    再有便是因为,叶兰雪尚未及笄。

    叶倾嫣回京之前,穆绍传也是思量过各府女子的,挑来挑去便选了这京城才女叶兰雪。

    虽说叶兰雪是庶出,可穆绍传细细观察过,那叶成连对她确实是宠爱有加,绝不输于嫡女,叶兰雪又是叶府唯一的女儿,被抬成嫡女那是早晚的事。

    况且,叶成连如日中天,深得父皇喜爱,叶兰雪也娇俏动人,恬静懂事,他便就选上了叶兰雪。

    可谁知,自从叶倾嫣回来以后,他这一颗心都铺在了叶倾嫣的身上。

    那女子才华横溢却不刻意表露,才智双全却淡如止水,样貌出众却不心比天高。

    那份气度,那份风华,分明就是他命中的女子,七皇子妃的模样啊

    而后叶兰雪竟是屡次恃宠而骄坏自己好事,还蠢笨如猪,三番两次陷害叶倾嫣却被识破,那时他才知道,叶兰雪哪里配得上他的正妃之位

    可就在他想将叶倾嫣立为正妃之时,叶成连竟是将她献了出去

    如今叶倾嫣已然成为了和亲公主,他又能怎样

    穆绍传想起叶倾嫣那出尘风姿,倾城之貌,心中就难受的紧。

    “母后,哪是孩儿不想立妃,可您瞧瞧这京城之中,哪个女子能胜任七皇子妃的位置那叶倾嫣又”穆绍传叹气说道。

    立叶倾嫣为妃的事情穆绍传早已和皇后说过,她也曾在苍穹宴上观察过那女子,倒真是风华绝代,担得起凤凰之命

    只可惜,太过执拗,不懂圆润奉承。

    单说她顶撞陛下一事,皇后便十分不悦。

    “叶倾嫣就罢了,就算她不是和亲公主,你娶这样一个心性固执的女子回去,还不知要得罪多少人呢”

    想起叶兰雪,皇后更是没好气道“都是那叶兰雪给耽误的你偏要等她及笄,本宫早就与你说过,庶女就是庶女,即便身负才女盛名,也终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这几日本宫便好好物色一番,为你选个正妃”

    穆绍传垂头深思,片刻后说道“若说这景琰之中身份贵重的女子,谁敌得过景心语”

    话说到此处,皇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却是立刻打断道“罢了你想都不要想景心语”

    皇后冷笑道“你以为景庭正那老狐狸年岁大了便糊涂了当年陛下亲自赐名,将他改姓为景,赐封号景国公,便是足以说明陛下对他的器重和信任,他如今虽然老了,可心里,却是透彻着呢”

    穆绍传疑惑道“母后的意思是”

    皇后说道“正是因为陛下还器重景国公府,所以景庭正心中明镜,若是将景心语嫁给皇子,那么无论是哪一位,都会让陛下心生不悦,更会让陛下认为,景国公府不再忠心于他,而是开始参与夺嫡之争”

    皇后冷笑道“所以景庭正根本就不会把景心语嫁给你们之中的任何人”

    景庭正此人,非但不傻,反而是聪明着呢

    他恐怕是想等着陛下确定了太子人选,再直接将景心语嫁过去,便可以少走许多弯路,直接让景心语成为太子妃。

    不费一兵一卒,便能侍奉未来的君主,继续景府的荣华富贵,和位高权重。

    皇后冷哼道“再说那景心语,看似柔弱心善,实则心高气傲着呢,恐怕也是再等着太子的人选定下,好入住东宫呢否则你以为,她已到及笄之年,却为何丝毫不急着甄选夫婿”

    皇后倒是分析的透彻,只是有一点她倒是错了。

    之前景心语的确是这样想的,与其现在做皇子妃,帮助哪位皇子谋划江山,倒不如先效忠陛下,等确定了太子人选,再直接坐太子妃之位,日后便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如此,也以免选错了,招了陛下厌烦不说,还毁了自己的终身。

    可现在

    景心语已经改变心意了

    她已经瞧不上太子妃之位了,她要做的,是凌祁的摄政王妃

    比景琰皇后还要尊贵的女人

    那才真真的是,一人之下,天下人之上

    穆绍传听后也是恍然大悟。

    他便是没想到,景庭正这老狐狸打的是这个算盘

    倒真当是聪明的很呢

    “如此说来,这正妃之位,还需从长计议”穆绍传说道。

    只是他心中却是也有自己的谋划。

    叶倾嫣,是他心口的痛

    本来叶倾嫣都已经是他的了

    却偏偏杀出个和亲之事,硬生生的将叶倾嫣从他的身边拉走了。

    他绝不会就此罢休,即便叶倾嫣要和亲凌祁,他也要在叶倾嫣离开景琰之前,让叶倾嫣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

    想起叶倾嫣那清冷脱俗的面容,若能屈居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低声沉吟

    那该是如何的欲生欲死,让他成疯成魔啊

    叶倾嫣,必须是自己的

    皇后听到穆绍传的话,无奈道“过些日子

    你父皇定会为皇长孙之事设宴,到时,母后再为你好好看一看,哪个女子更适合七皇子妃之位吧”

    穆绍传听后眯了眯眸子,喃喃道“设宴”

    即是设宴,叶倾嫣,也定然会去

    同一时间,译荆馆。

    秦若瑜坐在床塌之上愣愣的看着前方,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本就清瘦窈窕的她,此时已接近瘦骨嶙峋了,她面色苍白,唇色无血,眸中更无神色可言。

    这些时日,她几乎未进什么吃食,也不愿走动说话,整日坐在床塌上一副面若死灰的模样,可见是受了极大的打击。

    她被秦然救回来以后,苏醒的第一天本是大吵大闹,哭喊不止的。

    她不甘心,不服气

    那一日庄子上,她明明亲眼所见叶倾嫣与人苟且,那动作,那身姿,何止是不要脸面

    可王爷明明看见了,却还是不舍将叶倾嫣怎样,而偏偏动手伤了她

    虽不知,为何千悒寒最终并未杀她,可她当时,分明是看见了千悒寒眼中的杀意

    王爷就这般爱惜叶倾嫣,哪怕她做了这等下作的事情,王爷还是不忍伤害她么

    自己到底比叶倾嫣差在哪里

    而后她与秦然交代了所有,可秦然听后却是说了句糟糕,便匆匆离去了。

    第二日,皇兄回来。

    那一日,天刚刚微亮,秦然便来了秦若瑜的房间,那时秦若瑜又是摔东西摔了半晌才睡下,心中的不甘和怒气并没有一丝平息,睡的也并不安稳,秦然进来后秦若瑜便就醒了。

    秦然缓缓坐在床塌旁,叹息道“若瑜,皇兄见到叶倾嫣了,也见到摄政王了”。

    秦若瑜瞪大了眸子。

    皇兄,竟是找到了叶倾嫣

    谁知秦然继续说道“叶倾嫣,眼下就在译荆馆”

    秦若瑜更是不可置信。

    叶倾嫣在译荆馆

    那

    叶倾嫣不可能在他们的住处,那便只剩下

    王爷那里

    “不可能”秦若瑜大喊道。

    不可能的

    王爷已经看到叶倾嫣那般不知廉耻的模样,为何还要收留叶倾嫣

    随后秦若瑜笑了,放肆大笑。

    许久,她摇头笑道“叶倾嫣是不是被王爷折磨的体无完肤了”

    叶倾嫣是被王爷抓去的,一定是被王爷抓去折磨的

    一定是这样的

    秦然心疼的看着秦若瑜,轻轻将秦若瑜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柔声道“若瑜,你可知,你如此这般,皇兄是有多心疼”

    从前那般高傲率性的一个人,如今却变成了这般模样。

    秦若瑜听后终于是控制不住,大哭道“皇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为何王爷还是那般在意叶倾嫣,他明明看见了,明明看见叶倾嫣”

    “那不是叶倾嫣”秦然打断道。

    “什么”秦若瑜推开秦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瞪大了眸子说道“皇兄,你说什么”

    秦然无奈,叹息道“若瑜,你是被当了靶子,却还不知道呢”

    在秦若瑜震惊的目光下,秦然继续说道“那一日孙姨娘发疯,你便去了叶府,也将叶倾嫣的注意力引了去,而后你和王爷都出现在那庄子上,你以为是巧合么不过是那幕后之人的有心嫁祸罢了”

    秦若瑜在后宫长大,自然也不是个傻的。

    沉思不过片刻,她立刻明白过来,说道“皇兄是说”

    秦然颔首道“叶倾嫣在内间与人苟且,而你却在外面看戏,若你是王爷,你会怎么想”

    秦若瑜顿时停止了哭泣,震惊的看着秦然。

    王爷自然会以为,是自己将他引去的

    秦然叹道“那幕后之人就是想一箭双雕,让摄政王厌恶了叶倾嫣,又杀了你”

    想来那人引千悒寒去的手法也极其拙劣,起码要让千悒寒一眼就能看出,是刻意为之

    而千悒寒明知是有人引诱还会去那庄子,自然是因为他毫无畏惧。

    千悒寒身边定有高手,无惧任何陷阱和刺杀,才会明知是有人为之,还去了。

    而后千悒寒发现,此次并不是刺杀,而是事关叶倾嫣

    所以千悒寒见秦若瑜也在,自然会认为是秦若瑜所为,便出手伤了她。

    秦若瑜也是想通了关键,顿时怒从中来。

    千悒寒出手伤她,是以为她将他引去的

    那幕后之人竟然如此可恶,而自己竟还上了当

    可

    王爷为何不杀了她

    秦然自是看出了秦若瑜的疑惑,苦笑道“可摄政王并未上当,他认出了那女子,不是叶倾嫣”

    想来,是易容术吧。

    秦若瑜眸子瞪大,看着秦然久久没有动作。

    半晌,她低笑出来,笑的眼角流泪,笑的哽咽不止。

    王爷

    一眼便认出了那女子不是叶倾嫣啊

    所以,他才识破了这是一场阴谋。

    所以,他才看出自己也不知情,才想到了自己有可能也是受害者。

    所以,他没有杀了自己

    “哈哈哈哈”秦若瑜大笑出声。

    叶倾嫣比自己强百倍啊

    叶倾嫣早知这是一场阴谋,所以她并未上当,而王爷也看出了事有蹊跷,所以也并未恼怒叶倾嫣。

    而从头到尾,入戏的

    就只有自己

    就只有自己而已啊

    自己就是一个傻子啊

    “哈哈哈哈”秦若瑜笑着,泪流不止。

    王爷

    王爷到底是有多么爱叶倾嫣,才会一眼就认出了那女子不是她

    若是换做了自己,怕是就连她两位皇兄,父皇母后,都未必能立刻认得出来,那人到底是不是她吧。

    千悒寒

    是如此的深爱叶倾嫣啊

    事到如今,秦若瑜终于明白了,她不如叶倾嫣,她没有叶倾嫣那般才貌心智,也没有叶倾嫣那般应变之能。

    更没有

    让千悒寒爱上她的资格

    秦然看着边哭边笑,却是伤心欲绝的秦若瑜,心疼万分。

    他又如何不知若瑜心悦千悒寒呢,他如何不懂秦若瑜的心情呢。

    就如他对叶倾嫣也

    可这般心思,就算是死,也绝不能表露半分

    否则,整个青原,都将会为他陪葬

    千悒寒对叶倾嫣的感情,怕是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他又如何能与千悒寒对抗呢

    只怕若他表现出一丝对叶倾嫣的不同寻常,青原面临的,便会是灭顶之灾

    第二日,译荆馆便传出了秦若瑜身死的消息,正是秦然应下叶倾嫣的请求,为的是

    迷惑人心

    只是那日之后,秦若瑜不再哭闹,却是不吃不喝,也不愿与人说话,这般自己呆坐着,面若死灰,绝望至极。

    秦然无奈,自知多说无益,便每日来陪她一会,喂她些喜欢的吃食汤粥,其他的,并没有强求。

    时至今日,秦若瑜仍是这副模样,也不见好转。
嫡女之嫣入心妃最新章节http://www.xianwangs.cc/dinvzhiyanruxinfe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穿进肉文被操翻了怎么办(纯肉np高h)-v文快穿之荡妇复仇系统(np)-v文激情晨间剧(快穿甜宠1V1)H-v文快穿之肉糜糜烂-v文【快穿】其实我是个纯洁的姑娘-v文最强小叔快穿:男主,开挂吗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极品女仙婚途不知返